喀布爾機場的逃難政治:阿富汗內戰重啟「反塔利班盟軍」再集結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21/08/18 轉角24小時

塔利班短短10日內的全面復辟與阿富汗的淪陷變天,對國際情勢帶來的衝擊效應,17日再度變化為錯綜複雜的亂鬥局面。圖為薩利赫與馬蘇德會師的影片畫面。 圖/Twitter 影片截圖

【2021. 8. 18 阿富汗美國

喀布爾機場的逃難政治:阿富汗內戰重啟「反塔利班盟軍」再集結

「塔利班開始包圍機場,美軍與塔利班達成安全撤僑共識,但同一時間…阿富汗也出現了反塔利班的『平行政府』。」塔利班短短10日內的全面復辟與阿富汗的淪陷變天,對國際情勢帶來的衝擊效應,17日再度變化為錯綜複雜的亂鬥局面。已經全面掌控首都喀布爾的塔利班政權,17日下午大張旗鼓地召開了「重奪政權後的第一場國際記者會」,不僅極為友善地表示「會『有條件地』保障女性權益」,更態度寬容地聲稱:新政府將大赦前朝的各路敵手,全面既往不咎以求國家和解。

塔利班的國際記者會,固然有討好國際輿論的政治公關與外交意圖。同一時間,美國白宮卻也宣布:塔利班已經正式承諾「會安全開放喀布爾機場」,供美軍、西方盟國與有意離境的各國僑民與阿富汗難民「自由搭機」——鑑此,正由美軍緊急接管,並已恢復撤僑疏運的喀布爾機場撤離行動,亦在17日傍晚開始「全速衝刺」,預計從現在開始到8月31日美軍總撤退為止,美國將以每小時至少1起降、每日接近1萬人的疏運速度,全力救走所有滯阿公民與阿富汗的在地夥伴。

然而,塔利班高層雖然口頭承諾不會攔阻美軍拉人撤退,但根據《洛杉磯時報》、《半島電視台》、《華爾街日報》與各方駐阿記者的交叉目擊:塔利班軍隊17日已在喀布爾國際機場周邊設置「武裝檢查哨」,從市區通往機場的交通幹道,更出現塔利班開火鎮壓、暴力驅離逃難人潮,不讓逃難者繼續往機場前進的「只進不出」命令。

不過正當美國與塔利班政權正在相互試探、暗示彼此承認的同時,美國在阿富汗戰爭的三大軍閥盟友——《12猛漢》的杜斯塔姆元帥(Abdul Rashid Dostum),拒絕被塔利班統治的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以及傳奇英雄「潘杰西爾的雄獅」馬蘇德之子阿赫邁德(Ahmed Massoud)——卻迅速結成了新一代的「反塔利班同盟」,除了在大本營潘杰西爾收攏了數萬武裝殘兵外,更還有一支部隊正在喀布爾北方與塔利班激戰,甚至有機會攻下才剛剛陷落的軍事重鎮——巴格蘭空軍基地。

圖/歐新社

圖為塔利班成員在記者會前升起塔利班旗幟。 圖/美聯社

▌前情提要:〈美軍不替懦夫流血:拜登殘酷辯詞…塔利班重掌阿富汗的第一天〉

綜觀在地記者的各路見證,喀布爾在被塔利班「無血攻下」的第二天後,全城治安狀況大致穩定,雖然絕大部分市民仍恐慌地不敢外出,但城市的交通人流與商業活動卻已開始緩升恢復。之中,準備於近日迎來救國團結和解大會的塔利班高層,已嚴格明令首都圈的駐軍部隊「一切照舊…不得擾民」,希望以開明寬容的勝利者姿態,向國際社會與阿富汗商界證明:

「現在的塔利班已經不是過去的『那種』塔利班。」

「街頭雖然平靜,但氣氛明顯不安。」前線記者貝贊(Frud Bezhan)就如此紀錄著喀布爾的詭異氣氛:雖然塔利班的接管政府,並沒有明文限制女性行動與商業行為,但在8月15日首都陷落後,許多商家行號已自主撤掉街頭廣告的女性面孔;街上的女性行人也明顯減少,除了服裝改穿傳統保守的布卡罩袍,身旁也多有男性陪同;而在各種媒體上,雖然仍有零星的民營新聞台維持女性主播,但國營電視台已開始輪播塔利班錄製的宣教禮拜,音樂節目、綜藝節目與影劇,也都一夜之間集體「自主」停播。

持續前幾日的逐戶造冊,塔利班至今仍在喀布爾「挨家挨戶」地清點每戶是否有前朝軍警、公務員、幫外國單位工作者、受西式教育者、家族女性數量、媒體從業者…與記者;在幾間國際媒體集中下榻的大型飯店內,也都有塔利班士兵24小時輪值武裝哨——儘管大部份記者多認為監控威嚇大於保護,但大家也多表示:「這些塔利班戰士都非常禮貌、態度友善,拍照問好都來者不拒。」

街頭局勢大致穩定後,塔利班的宣傳部門也在17日於中央新聞局大樓裡,舉辦了取得政權後的第一場「國際記者會」——令所有阿富汗記者與國際媒體都甚為訝異與驚奇的是,代表主持記者會者,正是塔利班三大發言人中,社群活躍將近20年,但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公開露臉過」的塔利班對外新聞官:薩比胡拉.穆賈希德(Zabiullah Mujahid)。

8月17日的喀布爾街頭。 圖/法新社

塔利班的三大新聞官,分別是:以卡達為基地、主要代表政治外交部門的沙欣(Suhail Shaheen),負責阿富汗南方戰區的阿赫邁迪(Qari Yousef Ahmadi),以及應對北方與中部——包括喀布爾周邊——非常活躍但卻始終不曾真人現身過的穆賈希德。

在2001年前,穆賈希德本是塔利班政府下的基層新聞官,卻因美軍的攻入而隨塔利班高層一路逃亡。長年的逃命過程中,穆賈希德的忠誠與上頭長官的陸續被捕、被殺,讓他得以快速升官並於2007年前後成為塔利班在阿富汗國內的「官方傳聲人」,除了主動與各方媒體聯絡放消息外,也時常接受或安排塔利班的將領訪問,因此在《BBC》、《半島電視台》與《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的記者故事中,穆賈希德也一直是大家互動密集、非常熟悉,但始終「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神祕存在。

「這非常超現實…代表塔利班和我們接觸十幾年的穆賈希德,現在竟然要以『阿富汗政府代表』的身份,首度在世人眼前、我們眼前露出真面目。」

《BBC》記者哈金(Yalda Hakim)就如此意外地表示。記者會上,用詞謹慎溫和但不生澀的穆賈希德,是一名40歲上下、有著兩津勘吉式濃眉的大鬍男性。其所操的普什圖語,據稱有濃厚的東部口音,但如同他十幾年隱匿行蹤,寧可沒有面孔也要保求自身安全的風格一樣,穆賈希德的記者會,也不留縫隙卻故意模糊地向國際解釋:「塔利班是個可以被信任交涉的可靠政府。」

之中,又以世界極為關心的「阿富汗女性權利」尤其被各方記者所詢問。

此次代表主持記者會者,正是塔利班三大發言人中,社群活躍將近20年,但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公開露臉過」的塔利班對外新聞官:薩比胡拉.穆賈希德(圖)。 圖/歐新社

在記者會上,各路國際媒體多次質問:塔利班在20年後的重返掌政,會否繼續過往殘酷的嚴刑峻法?例如石刑、坑殺、斬斷手腳、斬首分屍等刑罰。過去塔利班對於女性地位的保守打壓——例如不許自行上街,不許工作賺錢,不許接受現代或高等教育…等——還會否全盤照舊,回到昔日駭人的黑暗時代。

「女性是很重要的存在,在伊斯蘭價值觀、或阿富汗社會傳統而言,女性都是家族重非常有份量的且需要被尊重的成員。」穆賈希德如此表示:「女性當然有受教育與自由工作的權利…但如同其他的社會運作一樣,這一切都要依照《伊斯蘭法》的規定。」

根據現場記者的紀錄,穆賈希德在女性保障問題上,雖然語調非常溫和、強調尊重,但實際說法仍是「實問虛答」——像是他會強調女性「也可以在醫院」工作,但沒辦法承諾女性是否能自由工作;同時《伊斯蘭法》的規則與法律含意,也存在著可大可小、大意與字義之間的劇烈差別,是由誰來確認女性權利的尺度?仍需要宗教學者的討論,但這是否能與現行法律共存?還是會由塔利班的神學士們保守解釋?穆賈希德都只表示:「這些都會由各方和談、組成『新政府』後再來擬定。」

像是哈金也以過往時常施用於阿富汗女性的「石刑」(不忠婦女,會被半身埋在土裡,被投石千刀萬剮而死)問題,質問塔利班新政府的認知態度。但穆賈希德卻只是故意溫和地表示:「我們會再研究看看…但據我所知,伊斯蘭的經典裡好像『很難』找到石刑的敘述。」

「但穆賈希德特別強調『很難』,而不是『不會』…這種故意的模糊性,是代表著怎樣的含意?」哈金頗為悲觀地如此分析。

圖/路透社

除了女性保障的模糊敘述外,穆賈希德的記者會上,也非常慈悲與寬容地強調:

「前朝官員的所有罪孽一律寬恕赦免,塔利班既往不咎——我們不會發動復仇肅清。」

但此一說法,卻遭到阿富汗女記者的憤怒駁斥:「塔利班要饒恕我們?但阿富汗人卻沒有原諒你們。」阿富汗記者圈認為,在兩個多星期前,塔利班派來的刺客才在喀布爾亂槍打死了阿富汗新聞局長,人在卡達的發言人沙欣甚至頗為得意地召開記者會,表示「他就該死!此乃正義處決」。而過去20年塔利班綁架、虐殺、行刺的新聞記者更是不計其數,在美軍5月決定撤退後,針對媒體從業者的暗殺行動更是變得更加猖獗。種種趨向,也讓許多記者選擇流亡海外。

在塔利班17日的「新聞閃電戰」中,除了穆賈希德的寬容記者會外,塔利班宣傳也派官員到自由派的民間媒體《TOLO新聞台》,接受「女主播」的新聞專訪——此一舉動,被不少境外媒體判斷為:「這是新一代塔利班的改變,他們正試著被國際承認、與現代社會接軌。」

但這種說法,卻很可能只是塔利班的心戰宣傳而已——因為在同一時間,阿富汗國營電視台的當家女主播哈蒂嘉.阿敏(Khadija Amin),16日就突然被國營電台無預警解職,「因為塔利班不允許女性在國家媒體機構裡任職。」

7月底才意外訪問天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親切見面的巴拉達爾,一直是塔利班裡扮演「白臉」的開明派旗幟。 圖/美聯社

穆賈希德等塔利班新聞官的「開明姿態」,主要的目的仍是政治需求——因為塔利班的二號領袖,長年派駐卡達對外交涉的政治部領導巴拉達爾(Mullah Baradar),週二已經從卡達飛回阿富汗,並降落在坎達哈機場,預計近日就會親自降臨喀布爾主導「新政府的籌建」。

7月底才意外訪問天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親切見面的巴拉達爾,一直是塔利班裡扮演「白臉」的開明派旗幟,像是與中國的眉來眼去,或者是美國政府故弄玄虛的和平撤軍談判,都是由巴拉達爾在卡達交涉斡旋。因此由巴拉達爾率先降落現身,主導阿富汗新政府的作法,也讓國際社會更容易交涉與承認「新.塔利班政權」。

但如同潘賈希德在記者會上所表現的模糊樣態,國際社會真正面臨的問題是:巴拉達爾與喀布爾現況只能算是「塔利班國際示範區」,真正的在地軍權與武裝號召力,根本不是長年遠避卡達的巴拉達爾所能置喙,而是在塔利班創辦者歐瑪(Mullah Omar)的雅庫布(Mullah Yaqoob),以及他身旁忠誠的戰將——易卜拉欣.薩達爾(Ibrahim Sadar)——等一票鷹派戰士手上。

聯合國安理會以及其他阿富汗的情報資料都顯示,易卜拉欣.薩達爾等新一代塔利班將領,近年早已轉移到阿富汗西南方、能擺脫巴基斯坦監控的赫爾曼德省為根據地。他本人不僅與蓋達組織等境外恐怖分子極為親密,賓拉登的兒子、被川普於2019年擊殺的漢薩(Hamza bin Laden),也有很長一段時間受易卜拉欣.薩達爾強力庇護,而能繼續在阿富汗與塔利班維持活動關係。

除此之外,阿富汗塔利班本來也有非常多、以部落與地方家族為主的「搖擺兵團」——在8月份的全國總攻擊中,正是這些地方家族的群起倒戈,塔利班才能秋風掃落葉地在10天內拿下喀布爾。但這些不受中央約束的地方武力,目前已在喀布爾以外的鄉村省份展開「肅清殺戮」並實施保守殘酷的傳統刑法,這一方面是血仇報復,二方面也是以此收攏「戰後應得」的地方統治權威與財富。

圖為在喀布爾的塔利班戰士。 圖/法新社

但阿富汗的地方權力變動,對於正在喀布爾國際機場焦頭爛額,三軍都忙著全力大撤退的美國來說,似乎也已經不是眼前在意的考量——要如何解決阿富汗撤退的人道危機?並及時疏散滯留的西方使節團與歐美公民,仍是美國總統拜登目前最為頭痛的「優先災難」。

不過撤離的空運行動,雖然起初遭遇了不少混亂、人流暴走的殘酷爭議。但在美軍強行接管喀布爾國際機場的航空管制後,喀布爾也於周二恢復穩定起降。根據五角大廈的說法,從上個星期六撤離行動開始後,前進KBL的3,000美軍已經成功空運了3,200名美國公民離開阿富汗——其中光是在周二的疏散行動中,就有1,100人力離境。

但由於美國陷在阿富汗戰爭已經20年,政治的陷落又在短短10天內失控,因此阿富汗境內估計目前還有1萬5,000名美國公民、持綠卡者與其在地家眷,仍困在「各大城市裡」等待疏散救援。在加上美軍還打算撤出至少3萬名曾為盟軍工作的在地阿富汗夥伴,在8月31日軍隊撤收以前,總計將有6萬人需要被救走撤離。

白宮表示,在鞏固並緊急重整了喀布爾國際機場後,前陷美軍所能負擔的空運能量已能重返每小時至少一班出發、24小時輪流不間斷,預計最可完成每日5,000~9,000人次的疏運量——但除此之外,拜登確定要在8月31日前「撤出阿富汗」的撤軍決定,並不會因此延展。

可根據《華爾街日報》、《半島電視台》與《洛杉磯時報》的現場見證,原本故意與美軍保持距離的塔利班部隊,17日開始已陸續在機場民航航廈出入口,以及城區通往喀布爾機場的交通幹道上,布置了不少武裝檢查哨。除了嚇阻阿富汗本地公民進入機場之外,連往機場移動的車隊、徒步人流,都遭到塔利班戰士以開火、利刃、鐵棒與皮鞭的「暴力驅離」。

圖為撤退中的英國、或具有阿富汗和英國雙重國籍的人士。 圖/路透社

根據美國國務院與五角大廈的說法,美方已經「直接」獲得了塔利班的安全承諾,喀布爾方面會確保:「從首都通往機場疏散撤離的路線安全。」但這裡指的「安全」,是美軍與歐美公民撤離行動的外籍者順暢?還是持特殊簽證的阿富汗本國籍公民也能一併安全前往機場?各方都故意保持模糊而沒有說明定義。

除此之外,目前人在喀布爾機場坐鎮、尚未撤離阿富汗的美國駐阿富汗大使,17日也接獲了來自華盛頓的暗示,表示美國的救援軍隊雖然也要在8月31日撤退,但已經接近完全撤離的美國大使館「仍有機會繼續在阿富汗的外交任務」——換句話說,美國可能不會撤館,甚至不排除在特定條件下「承認」塔利班掌權的阿富汗新政府。

假若美國大使館能在這種特殊默契中留下,塔利班將取得重要的外交成果,白宮方面也能拉出更多的緩衝時間,用更和緩的速度,「於阿富汗境內慢慢審核」總數可能高達30萬的阿富汗特殊庇護申請者。這一方面可以象徵性地解達白宮目前遭遇的政治危機,也能故意閃躲掉歐美各國其實非常敏感的難民人口問題。

不過正當華府與塔利班政權眉來眼去之際,另一對頭的「美國老朋友」——《12猛漢》的杜斯塔姆元帥(Abdul Rashid Dostum),拒絕被塔利班統治的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以及傳奇英雄「潘杰西爾的雄獅」馬蘇德之子阿赫邁德(Ahmed Massoud)——卻在喀布爾淪陷後成功逃出,正帶著上萬殘兵從四面八方往昔日北方聯盟的大本營潘杰西爾省集結。

目前,已經與小馬蘇德會師的副總統薩利赫,已經帶著兵團從潘杰希爾攻回喀布爾北方,據報已經殲滅了帕里旺省的塔利班部隊,並於17日光復了省會城市恰里卡爾——此地,不僅離剛失守的巴格蘭空軍基地只有10公里,距南方的喀布爾也只有50公里之遙。

圖/Twitter 影片截圖

除了薩利赫帶著親兵發動猛攻之外,根據《俄新社》的報導說法,在喀布爾淪陷前三天,於北方大城馬札里沙利夫「臨陣逃跑」之後下落不明的阿富汗副總統杜斯塔穆元帥,目前也一路從北方收攏政府殘兵,一路直奔潘杰希爾河谷,要投靠小馬蘇德加入「反塔利班聯盟軍」。

根據《俄新社》無法被第三方證實的「線報」說法,杜斯塔姆手邊至少還有1萬親信的戰鬥部隊。但杜斯塔姆的動向、位置與狀態,卻都沒有其他說法可以證明。

反塔利班聯盟軍仍以北方聯盟的已故英雄——老馬蘇德——的軍閥幹部殘黨為主。這也是昔日北方聯盟的主要骨幹。但三大巨頭中,眾人目前「暫時」尊副總統薩利赫為主要領導者。

目前,薩利赫似乎正親自帶著部隊在帕里旺省作戰,17日晚間他也透過新聞網路「自立為阿富汗臨時總統」(憲法規定,現任總統辭職後由副總統暫代監國),並強調新結成的盟軍絕對不會服從塔利班的統治與談判。

「我將繼承我的偶像——英雄馬蘇德的遺志——誓死驅逐塔利班!」薩利赫如此表示。儘管他的軍事動態仍非常不明朗(因為政局亂得太快,各地記者與外媒都已被迫撤出或無法直接採訪喀布爾以外的戰亂地區),但考慮到塔利班政治同盟的不穩定與其他搖擺部族的騎牆傳統,已經開打但尚未被世界消化的新一波阿富汗內戰,亦可能讓美國的戰略撤軍變得更為頭痛而複雜。

「此時此刻要和美國總統爭辯阿富汗問題,只是浪費精神。就讓子彈飛一會兒,讓拜登好好思考消化。」薩利赫在社群網路上如此公告:「我們這些真正的阿富汗人,將會證明阿富汗才不是南越,塔利班也比不上越共!我們不像美軍與北約一樣失去了戰意,我們還能打!也還有機會勝利。加入反抗軍吧!我們一定會消滅這些塔利班野蠻人,至死方休。」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其他文章

spot_img
spot_img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