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都市的中心呼喊螢光:螢火蟲護衛隊復育有成,重現兒時記憶,長輩熱淚盈眶

賞螢一定要去山上嗎?免!台北市中心就看得到!光是大安森林公園內就有三處螢火蟲復育生態區,讓都市人和行動不便的老人家都可以就近欣賞螢光點點的美景。螢火蟲重新回到都市,猶如一場奇蹟,背後其實有著一群復育志工們,默默守護著心目中的寶貴螢光。

其實在百年前,螢火蟲就曾生活於此。如今要在原地復育,必須克服重重難關:先蓋一個螢火蟲喜歡的家,準備牠們最愛的食物,還要防止光害、設計「螢火蟲路燈」,最辛苦的是抵禦外侮:螯蝦和福壽螺等外來種掠食者。從2014年至今,這些不屈不撓的螢火蟲護衛隊,關關難過關關過,讓《上下游》帶您認識這段精彩的歷程。

螢火蟲回歸,出現在台北市近郊(圖片提供/文山農場)

螢火蟲的都市復育契機

4、5月螢火蟲的季節一到,夜間實際走訪大安森林公園,發現許多「逐光而來」的遊客。不少家長帶著孩子,也有年輕朋友帶著相機,穿梭在生態區內追蹤螢火蟲的身影。根據台北市政府公園處統計,公園裡每晚幾乎都有數十隻或上百隻的螢火蟲飛舞發光。

台大昆蟲系博士、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以下簡稱「基金會」)「螢火蟲復育計畫」顧問吳加雄表示,這是他與基金會從八年前開始合作的成果,除了大安森林公園外,還有榮星花園、木柵公園2個螢火蟲復育生態區。他希望人們不用大老遠跑去山林,只要走進公園,就能在黑夜中感受螢火蟲的溫暖。

台灣的61種螢火蟲中,只有3種可進行人工復育,分別是黃緣螢、黑翅螢和大陸窗螢(又名台灣窗螢)。吳加雄表示, 2014年以前,「人工復育螢火蟲」猶如天方夜譚,多數只能圈一塊地封閉起來,以隔絕人為干擾的方式進行螢火蟲保育。

吳加雄在2014年因為木柵永建國小的搬遷計畫,被邀請對新校地進行物種調查,發現新校地剛好是一片難得的螢火蟲棲地,但開發在即,於是他首次嘗試以人工仿造螢火蟲棲地的方式,將這批螢火蟲重新安置在木柵公園,隔年成蟲順利出現,印證確實可行。因此他與基金會便將這套復育模式,帶到大安森林公園進行,讓螢火蟲重新回到都市之中。

台灣窗螢(攝影/方華德)

公園原本是水田 也是黃緣螢曾經的家

「這裡曾是一片開闊的水田!」吳加雄說,他先針對大安森林公園進行一系列的歷史調查,發現這邊本來都是稻田,當地居民也提到該處以前有過螢火蟲,最重要的證據,就是收藏在台大的「大安庄黃緣螢」標本。「找到復育正當性之後,剩下的就只需要找回過往的地景」,接下來2、3年,他義無反顧地投入復育工作。

百年前黃緣螢就生活在水田、埤塘周邊的水陸交界處,吳加雄指出,適合螢火蟲居住的環境,其實是有人為適度干擾的地方,農民種田的過程,對螢火蟲來說,就是在為牠們進行「必要的棲地維護管理」,營造出螢火蟲能安穩生存的環境。

由於黃緣螢喜歡住在潮濕且腐植爛泥豐厚的地方,吳加雄與現任基金會執行長——人稱「台灣生態教父」的台大昆蟲系名譽教授楊平世,結合志工們重新設計公園內一處既有的小生態池,擴大改造成有小型水塘和溝渠,適合黃緣螢居住的環境。

楊平世(右)與吳加雄(左)師生倆帶領基金會志工,在大安森林公園重現螢光點點的美景(攝影/馬振瀚)

蓋好棲地,準備大餐,邀請螢火蟲入住

「大安森林公園的第一隻螢火蟲成蟲是在2016年4月1日出現,這個日期我至今還是印象深刻!」楊平世說,大安森林公園的螢火蟲生態區在2014年底建成後,基金會先在園區內放入100-200隻黃緣螢幼蟲,等待螢火蟲成長茁壯。當時他每晚守在公園裡,四處搜尋,為的就是親眼見證第一隻螢火蟲發光的瞬間。

「阿公你看,那一隻是我放的!」楊平世說,孫女參加完螢火蟲幼蟲的置放活動後,隔年開心地拉著他去看螢火蟲。原來公園內的螢火蟲是邀請周邊學校和居民一同野放的,他認為,民眾唯有親自體驗與螢火蟲的互動後,才會留下深刻的記憶和情感。

基金會前後共放了800至1000隻幼蟲,在生態系尚無法自行運作時,也要放入螢火蟲的食物,如川蜷和田螺等小型螺類,以免他們餓肚子。吳加雄解說,螢火蟲主要是吃屍體維生,水生的黃緣螢會在水邊爛泥中,翻找節肢動物和其他水生動物的屍體來吃,等到稍微長大一點,才會捕食水中的小型螺類。

都市光害怎解決?「螢火蟲路燈」問世

家園和食物都準備好了,但是都市之於螢火蟲,最大的威脅就是夜間光害。螢火蟲非常怕光,光害會影響牠們求偶,嚴重甚至會導致個體死亡。這一點,復育志工們早就想到了,設計生態區時就特別在附近密植各種植物灌木遮光,以降低都市夜間光害對螢火蟲影響。

那公園裡的路燈怎麼辦?對於夜晚造訪或路過螢火蟲生態區的民眾來說,移除路燈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安全疑慮。這個兩難的問題,最後在基金會與台灣LED大廠一同研發出「螢火蟲保護路燈」之後,被迎刃而解。

「這是全世界第一支螢火蟲路燈」,楊平世驕傲地解說,這種路燈是使用人類眼睛可以接收、但螢火蟲無法接收的590mm波長琥珀色光源,研發出來後,不僅能兼顧民眾夜間照明與螢火蟲生態保育的需求,更讓各國螢火蟲專家十分驚艷。

外來種殺手入侵,棲地被迫打掉重練

2019年,公園內的螢火蟲成蟲數相較前幾年減少許多,引起了楊平世的注意,他發現生態區內有多個外來種生物,如大理石紋螯蝦、福壽螺,正嚴重危害著螢火蟲的生存。

大理石紋螯蝦是全世界已知唯一可以「孤雌生殖」的甲殼綱生物,只要有一隻,就可以自我複製出一整個族群。楊平世與基金會志工多次以人工移除螯蝦,在2020年更抓出了1.5萬隻之多。儘管如此,仍未能減緩螯蝦的危害,生態區內的螢火蟲幾乎「全軍覆沒」。

楊平世解釋,大理石紋螯蝦的群體龐大,環境適應力也非常強,牠們會捕食螢火蟲幼蟲,同時還把幼蟲可以攀附、躲藏的水生植物剪得一塌糊塗。幼蟲就算倖存於螯蝦巨鉗之下,仍會因為少了水生植物作為屏障,在過快的水流衝擊下,難以生存。

外來種大理石紋螯蝦會嚴重破壞螢火蟲棲地(攝影/馬振瀚)

為了替螢火蟲找回舒適的家園,楊平世與基金會陸續以苦茶粕徹底清洗生態區三次,大部分的螯蝦看似被移除了,但不料隨即又捲土重來,迫使他又以清理埤塘用的熟石灰重新處理,生態區等於打掉重練,整個生態系都要重建。

除了恐怖的螯蝦,還有福壽螺。吳加雄指出,福壽螺會驅趕川蜷、田螺等小型螺類,造成螢火蟲面臨飢荒。雖然螢火蟲也能吃福壽螺,但因福壽螺的體型較大,螢火蟲在獵捕時容易遭反擊,如同「幼獅吃水牛一般」,殺敵一千也會自損八百。

吳加雄強調,這些外來種會經由各種方式來到螢火蟲的家,其中大理石紋螯蝦很可能是因為民眾「棄養」或「人為放生」而出現,他呼籲民眾不要隨意棄養、放生,以免造成生態浩劫。

兒時回憶中的螢火蟲重現,老人家感動落淚

大安森林公園從百年前的水田變成水泥建築群,之後又再變成公園。楊平世說,螢火蟲剛回來的那年,許多原先居住在此的居民都熱淚盈眶,不敢相信此生還有機會能在舊地一睹兒時記憶中的螢火蟲。

楊平世也強調,許多老人或輪椅族過去根本無法到山區觀賞螢火蟲,現在在都市公園內做棲地保護、重新復育,讓他們就近觀賞螢火蟲,自然是美事一椿。

復育螢火蟲不僅需要地、需要錢,更需要人,吳加雄認為,復育螢火蟲能重現周邊居民記憶中的場景,也能化作收入,如此一來,居民會非常願意長時間投入螢火蟲棲地的管理、巡守,並負責生態導覽。這些寶貴的人力,才能長久維持螢火蟲的復育,更是重現過往「人螢共存」地景的關鍵。

行動不便的長者難以到山區賞螢,現在來到公園就能體驗拜訪螢火蟲的樂趣(圖片提供/吳加雄)

Box:螢火蟲謠言大破解

Q: 手電筒包了紅色玻璃紙就不會影響螢火蟲?
A: 以前用「白熾燈泡」發光的手電筒,以紅色玻璃紙包覆確實可以降低對螢火蟲的影響,但現在的手電筒都是以藍光LED為光源,即便經過處理看似是白色光,仍舊是螢火蟲最害怕的藍光,用紅色玻璃紙包覆也無效。

Q: 「囊螢」真的可以「映雪」?
A: 根據研究指出,要抓到1500隻的螢火蟲才能達到一根蠟燭的亮度,所以要用螢火蟲看書絕對是不可能。

Q: 人類的手碰過螢火蟲之後,其他螢火蟲會因為牠沾染了人類的氣味,拒絕與牠繁殖下一代?
A: 並不會,要擔心的是反而是螢火蟲被人類觸摸或捕捉後,可能造成外殼破裂受傷,甚至死亡。所以還是觀賞螢火蟲即可,不要捕抓。

Box:賞螢守則

不用燈光照射螢火蟲及其棲地不踐踏生態池岸不抓捕螢火蟲不留垃圾保持安靜

The post 在都市的中心呼喊螢光:螢火蟲護衛隊復育有成,重現兒時記憶,長輩熱淚盈眶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其他文章

spot_img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spot_img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