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一種每天都有兒童染疫的美式生活 — 上報 / 評論

截至4月20日,紐約州(人口約2千萬)的單日確診數仍有4千多人,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估算,全美過去有43%人口曾在大流行間的某個階段染疫(包括無症狀),超過1290萬兒童檢測呈陽性(根據各州報告,兒童死亡數占所有COVID-19死亡數的0.00%~0.26%/0.1%~1.5% 導致住院)。4月至今,兒童染疫占了每週病例的17.3%,過去一個月全美新增兒童病例約11萬6000例。現在情況就是面臨大量兒童(18歲以下)受到感染,而且百分比可能會繼續上升。

 

美國自4月起,許多州都已經解除公共場所配戴口罩的規定,主要當然是成人疫苗接種率已相當普及,以及染疫重症比例大幅下降(重症多為未注射疫苗者),若以疫苗注射高度普及的COVID-19後期作為新起始階段,當下每日4千多確診數和分別的症狀表現,威脅感確實已和流感相似,雖然仍不適合直接類比,但美國「大幅防疫解禁」,實和長達兩年多防疫生活下,愈來愈多「心理問題」求診有直街相關。當初在delta和omicron變體之際,美國人對要不要放棄戴口罩,要不要開放那些被限制的度假區,要不要重回辦公室上班,其實皆有過相當的爭扎。

 

今年1、2月,也就是病毒從delta再次變種為omicron後,它的快速傳播,主要已使得兒童確診比例急遽上升。回溯去年冬天,輝瑞成為第一支獲得批准讓5歲以上兒童施打的疫苗時,當初(12月)測試數據,其有有效防護率為68%,但僅僅一個月,omicron出現,有效率就直接下降到12%。同一時間,輝瑞積極執行成人打第三劑計畫,也是因為變種病毒降低了原有的防護。到今年3月初,兒童接種疫苗的比例只達四分之一,反映了即使是美國,疫苗注射年齡不斷下降,同時又追加劑數,同樣造成很多父母的迷惘,就算官方放送兒童打一劑可得100美金,還是有父母寧可再觀望。

 

過去半年,美國校園已經全數開放,但層出不窮的兒童染疫案例,仍讓人無法掉以輕心,輝瑞疫苗實際上並沒有像預期的那樣能完全保護5至11歲的小孩免受感染。今天每個學生上學當天仍必須填寫自我健康調查表,校方每天也都仍要在不特定學生間進行快篩抽測。另一方面,就是疫苗接種劑量、劑數(針對兒童)的標準答案是什麼,很難相信到今天依舊是FDA和CDC的棘手課題。

 

它之所以棘手,正在於授權疫苗接種、要用多少劑量和注射多少劑,都必須依藉可靠的數據判斷,數據影響了選擇,選擇則是以「目標」為導向,那麼,目標究竟是要預防嚴重疾病,還是專司阻止感染,明確地說,美國政策對兒童疫苗接種的目的,到現在為止也不能說完全明確。尤其omicron造成大量兒童染疫,其中還有小孩轉成重症,而無論是輝瑞還是莫德納,其實都沒有足夠的療效數據可供準確分析,加上這段時間小孩染疫,儘管不少症狀和感冒相似,卻也有許多說不明白(醫學證據不足)的後遺症無法知悉和omicron的相互關聯。相較大流行期間成人染疫所得到的疫苗監管分析,鏡頭轉到小孩身上,一些分析其實就又模糊得多了。

 

兒童注射疫苗會比成年複雜,一來之前累積數據不足,二來,任何兒童接種疫苗,安全標準會再趨嚴(發燒度數、心肌炎反應等等),又注射劑量太少,防護效果可能不足,但注射疫苗劑數愈多,相對可能引起的副作用也愈多,如何能在兒童間達到「最有效的最小劑量」,包括莫德納、輝瑞也都還在持續測試中。(假若去年冬天是以omicron為目標,則輝瑞會不會比莫德納先取得兒童注射許可,恐怕就有疑慮了)。

 

美國《大西洋月刊》特約作者Katherine J. Wu前不久曾在文章中分析為何兒童疫苗注射不若成人單純,並總結說:美國人當前面對病毒危機的態度,將反映在新一批兒童疫苗注射政策的命運上。可以預見的是,在很多有小孩(12歲以下)的家庭中,未來如何選擇疫苗(輝瑞之外,莫德納也正爭取比照他國的幼兒注射許可)?要注射多少劑?在疫苗施打年齡愈來愈降低(甚至低到2歲以下)的同時,恐怕並不是為父母帶來更大的心安,而是更多猶豫不決。

 

※作者為《上報》主筆

其他文章

spot_img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spot_img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