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数据让北京“一览无遗” 美国该拿TikTok怎么办?

华盛顿 — 

抖音海外版TikTok被曝出近期多次与北京母公司分享美国用户数据。尽管TikTok宣布将所有美国数据转移到德州的甲骨文云服务保存,但这一举动被批无法防止北京获取美国用户信息。美国国会参议员再次呼吁美国政府下令TikTok撤销中资所有权,否则应该全面禁用。

谁是TikTok的“主管理人”?

美国新闻网站BuzzFeed日前披露,该网站独家获取的TikTok美国公司80次内部会议录音显示,多名TikTok员工在十几次陈述中说,位于中国的工程师获取了TikTok在美国的数据,时间跨度在2021年9月至2022年1月。

报道说,有8名TikTok员工说,TikTok的美国雇员必须向中国方面请示如何处理美国数据,美国雇员则无法独立掌握如何获取这些数据。

录音中,一名TikTok雇员说:“一切都被中国尽收眼底。”另一名TikTok部门总监称北京的一名工程师为“主管理员”(Master Admin)。

TikTok目前是美国主流影音社交媒体平台之一。金融机构Piper Sandler今年发布的一项针对20岁以下年轻人的调查显示,TikTok的受欢迎度超过社媒巨头脸书(Facebook)及其旗下的Instagram,成为年轻人最热衷的社交应用程序。

美国之音无法独立证实BuzzFeed的报道,但这篇报道似乎再次印证了美国国家安全部门、国会议员和数据隐私权益倡导者对TikTok数据安全性的担忧。有分析认为,中国政府可以向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施压,间接“指导”TikTok美国平台如何将年轻用户推荐视频。

字节跳动拥有视频推荐“算法”的关键技术。2021年,中国政府通过网信办、财政部、中央广播电台子公司等关联部门联合持有的一支投资基金入股字节跳动,并在字节跳动董事会占有席位。与此同时,中国网信办针对网络服务算法的规定于今年3月开始实施。

美国电信法规专家、数字进步研究所(Digital Progress Institute)主席乔尔·塞耶(Joel L. Thayer)认为,中国政府通过影响科技平台,以此达到监视意异议人士和外国平台用户的目的。

塞耶对美国之音说:“对我来说,很清楚的是,中国政府将这些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服务至少视为是一种潜在的对付敌人的武器。这非常令人担忧。”

否认北京关联 TikTok高管国会作伪证?

BuzzFeed报道发表后,美国国会议员再次提出对中国实体不断影响TikTok平台在美运作的担忧。

“我们现在知道,基本上TikTok是通往北京的通道,这是一个大问题。”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对美国之音说。

TikTok美国高管此前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反复试图撇清与北京字节跳动在运营上的关联。2021年10月26日,TikTok美洲公共政策负责人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在国会参议院听证会上在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的反复追问下说,TikTok与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没有关联”,称后者只负责中国国内的执照许可和运营。

在被问到TikTok高管是否在宣誓情况下对美国国会撒谎时,参议员霍利说,贝克曼的说法“近乎”是在作伪证、“很难与事实相符”。

他说:“(事实)很难印证他们过去两年、三年来向国会提交的陈述,说他们是完全独立的、与北京政府没有任何联系。”

美国数据大搬家 “德州项目”只是障眼法?

就在BuzzFeed发表披露TikTok“录音门”的报道之前,TikTok美国公司6月17日抢先一步发布消息说,将从自己的数据中心删除美国用户的私人数据,并将其完全转至位于美国的甲骨文云服务。

TikTok的新闻稿说,为了更好地保护美国用户数据的安全,公司更改了美国用户数据的默认存储位置,将美国用户流量的100%都被转移到甲骨文云基础架设施(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

TikTok在声明中说:“我们仍然使用我们的美国和新加坡数据中心进行备份,但随着工作的持续,我们希望从我们自己的数据中心删除美国用户的私人数据,并完全转向位于美国的甲骨文云服务器。”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任期间以国家安全威胁为名,下令字节跳动剥离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的所有权益,甲骨文公司一度成为TikTok美国业务的可能买家。拜登上任后收回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

为了打消美国各界对TikTok保护个人信息不力的持续批评,TikTok2021年开始启动将用户数据转移至美国服务器的过程,内部称之为“德州项目”(Project Texas)——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甲骨文将为TikTok提供美国境内的数据存储服务。

不过,专家普遍质疑TikTok与甲骨文作出的数据储存安排对保护用户数据的实质意义。

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计算机科学副教授克里斯托·威尔逊(Christo Wilson)对美国之音说:“TikTok仍将拥有对美国人所有数据的完全访问权,无论这些数据是由谁存储、存储在哪里。TikTok仍归字节跳动所有,可以向字节跳动提供不受限制地获取美国人数据的途径——无论是他们自己选择这么做,还是在中国政府强制要求下这么做。”

此外,甲骨文提供的云服务技术细节也让外界质疑,TikTok的“德州项目”只是一个障眼法。根据BuzzFeed的报道,虽然甲骨文将为“德州项目”提供物理数据存储空间,但TikTok将控制软件层。

报道说,TikTok一名网络数据保护事务负责人表示:“将其称为甲骨文云几乎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只是给我们提供裸机,然后我们将在其上构建VM(虚拟机)。”

截至发稿前,字节跳动公司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置评请求。

TikTok撤资令呼声再起

BuzzFeed的报道再次引发了美国舆论对重启TikTok“撤资令”的呼声。

《纽约时报》6月21日在一篇题为“拜登的TikTok问题”的新闻综述中质疑拜登是否在TikTok和中国问题上犯了错误。

文章援引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创办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的话说:“没有跟进TikTok禁令是美国政府犯下的巨大错误。”

initInfographics(
{
groups:[],
params:[{“Name”:”embed_html”,”Value”:”u0026lt;blockquote class=”twitter-tweet”u0026gt;u0026lt;p dir=”ltr” lang=”en”u0026gt;They said it couldn%27t happen, that it was impossible. They pretended their word meant something, as if Chinese law doesn%27t require them to lie about backdoors. Not following through with a TikTok ban was a huge mistake on the part of USG. u0026lt;a href=”https://t.co/uYBwf1cyJY”u0026gt;https://t.co/uYBwf1cyJYu0026lt;/au0026gt;u0026lt;/pu0026gt;— Palmer Luckey (@PalmerLuckey) u0026lt;a href=”https://twitter.com/PalmerLuckey/status/1538087216366379008?ref_src=twsrc%5Etfw”u0026gt;June 18, 2022u0026lt;/au0026gt;u0026lt;/blockquoteu0026gt;||data-pangea-embed::”true”||data-pangea-embed::”true””,”DefaultValue”:””,”HtmlEncode”:false,”Type”:”HTML”}],
isMobile:true
});

(function (d) {
var userInput = Infographics.Param[“embed_html”],
thisSnippet = (d.getElementsByClassName ? d.getElementsByClassName(“twitterSnippet”) : d.querySelectorAll(“.twitterSnippet”))[0],
render = function () {
var madeDiv, bquote, sId = “twitterAPIForSnippet”;
try {
madeDiv = document.createElement(“div”);
madeDiv.innerHTML = userInput;
} catch (e) {
thisSnippet.innerHTML = “Twitter Embed Code is invalid or incomplete.”;
return;
}
bquote = madeDiv.childNodes[0];
if (bquote.tagName.toLowerCase() === “blockquote” && bquote.className.indexOf(“twitter”) !== -1) { //remove everything except paragraphs and links
var all = bquote.getElementsByTagName(“*”);
for (var i = all.length – 1; i >= 0; i–) {
var elm = all[i];
var tag = elm.tagName.toLowerCase();
if (tag !== “a” && tag !== “p”)
all[i].parentNode.removeChild(all[i]);
}
} else {
thisSnippet.innerHTML = “Twitter Embed Code does not contain proper Twitter blockquote.”;
return;
}
if (!window.twttr && !d.getElementById(sId)) { //async request Twitter API
var js, first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js = d.createElement(“script”);
js.id = sId;
js.src = “//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js”;
first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irstJs);
}
thisSnippet.parentNode.style.width = “100%”;
thisSnippet.appendChild(bquote);
if (window.twttr && window.twttr.widgets) {
window.twttr.widgets.load();
window.twttr.events.bind(“rendered”, function (e) {
//fix twitter bug rendering multiple embeds per tweet. Can be deleted after Twitter fix the issue
if (e.target) {
var par = e.target.parentElement;
if (par && par.className === “twitterSnippetProcessed” &&
e.target.previousSibling && e.target.previousSibling.nodeName.toLowerCase() === “iframe”) {
//this is duplicate embed, delete it
par.removeChild(e.target);
}
}
});
}
};
thisSnippet.className = “twitterSnippetProcessed”;
if (d.readyState === “uninitialized” || d.readyState === “loading”)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render);
else //liveblog, ajax
render();
})(document);

其他文章

spot_img
spot_imgspot_img